新刊及舊刊資訊新增
版主還在潛水中(喂)
其實更新最快的是彎刀噗浪ww但是鎖起來了ww
有大事件請自行尋找小傲的噗ww(笑)
現有舊刊定購處←請點
ToxicoMania-FB社團頁面←請點

其實............我根本就沒有寫序耶(汗)
這算啥???楔子嗎??
只是我到現在才把這段寫完>"<
中間一直在塗塗改改塗塗改改>"<
嘛~~~~~就這樣了~(心)


  昏黃的床頭燈,因為燈光而顯得有些暈黃的床鋪,床舖中有著一個小小的人兒,些微圓潤的臉龐緊緊皺成一團,額間沁著點點珠汗,鼻息略略紊亂,似乎正承受什麼痛楚似的。

  關上的門隔絕不掉門外的喧嘩嬉鬧,那些,原本是屬於他的喧嘩紛擾。

  今天,是他滿20歲的生日,在自己所尊敬的學長邀請之下,來到這邊接受大家的祝福,只是不勝酒力的他,沒兩杯酒,頭已經隱隱發昏,強撐著自己的下場,是第三杯酒喝完早已站不住腳,整個人虛軟無力,如果不是身旁有人攙扶著,自己絕對會倒下的。

  身體裡像是有一把熾熱的火在燃燒著,焚燒著他的五臟六腑,也焚燒著他的理智,身體似乎有哪裡怪怪的,但是因為酒精在體內揮發,而導致自己的頭昏沉地像是全世界都在旋轉一樣,讓他根本分辨不出來自己的身體究竟是怎麼了。

  唯一清楚的,只有自己全身上下都像被烈火熊熊燃燒著一般,難受的緊。

  「好熱……」沙啞的嗓音呻吟著。

  「好難過……」拉著自己的領口,像是這樣子可以讓自己舒爽許多。

  喀啦--

  推開的門,走入一名高大的男子,

  「剛紫,你還好嗎?」男人坐上床沿,口氣裡的關心和臉上的笑容完完全全不搭調,猶如一幅突兀的畫作。

  「學長……」張開眼,看著眼前的人,剛紫困難地開著口。

  「別起來,這樣躺著就可以了。」一手壓下要爬起身的胸膛,只是在後者躺回床舖之後,那隻手卻不離開,甚至像是惦量著什麼似的撫摸著。

  「前輩……你的手……」微抬起頭,不解自己尊敬的學長為什麼還不將手拿開?

  「要喝水嗎?」就著一旁床頭櫃上的水壺,倒了些水到水杯中,

  「很不舒服吧,喝點水會比較好。」男人如是說道。

  不疑有他,身體裡炙熱的烈火正熊熊燃燒著,就著學長遞上來的水一口一口飲下。

  「抱歉,你特地幫我辦生日宴會,結果我……唔……」不舒服感強烈襲來,讓他連話都說不好。

  「沒關係,這本來就是為你準備的。」臉上的笑容在此刻異常陰邪。

  「什……什麼意思?」皺起眉頭,他不懂學長說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  「今天,本來就是要讓你成為我的人,只是讓你受這麼一點點小苦,你應該不會怪我吧。」

  雙眼瞠大,眼底寫著不敢相信,「學長,你……」

  「這樣子摸,很舒服吧。」沿著依然白皙無瑕的臉龐撫摸著。

  「學長?」眼底滿是驚慌,不懂為什麼平常和善的學長,會對自己做出這種事情,

  「為什麼?」為什麼是他?

  邪肆的臉龐挑起微微的笑不做任何回答,只是低下頭,在他的唇上落下親吻。

  「唔!」瞠大雙眼看著眼前變得幾乎不認識的學長,胃不自覺的翻攪讓他縮起身子。

  「別躲了,你逃不開的。」

  「放開我……」額頭沁出滴滴冷汗,雙手推開眼前幾乎是陌生的人,只是過於虛弱的身體,讓他的推拒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
  甚至,還被對方誤會。

  「你看,你自己也很喜歡。」輕輕鬆鬆地攫住兩隻細若無骨的手,

  「你就大方的接受我,也不會吃虧。」

  想他身為演藝世家之後,而且自己的家族還是從江戶時代就傳承下來具有悠長歷史,眼前的小傢伙用自己獨特的姿態在演藝圈闖出一條璀璨的路途,是絕對可以配得上自己的。

  「不要!」掙脫著,只可惜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像消失了一般,就算拒絕,也是徒勞無功。

  「順著我,就不會這麼痛苦了。」

  厚實的大手一把扯下幾乎沒有任何阻礙力的衣服,看著那副因為藥物而泛起粉紅色澤的胸膛,

  「你看,你的身體也很想要。」

  扭動自己的身軀,不想再聽進更多的話語,全身無力卻只有神智還算清醒,讓他有股想落淚的衝動。

  只是,現在絕對不能哭,一示弱,就什麼都沒了。這是此刻唯一能在心中警告自己的話語。

  雖然早知道演藝圈是個大染缸,一踏入就永無翻身的一天,自己從一開始便決定要潔身自愛,不讓自己的演藝路途沾染上任何汙塵,卻也因為如此讓八卦雜誌寫了一篇又一篇玷汙自己的緋聞,他可以裝作不在意,但是卻無法阻止別人拿有色的眼光在自己週遭打轉。

  對此,自己的不承認也不澄清讓許多人都誤會著,如果不是最親近的人,是怎麼樣都無法知道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,而學長就是那些拿著有色眼光打量自己的人群之一。

  一直以來,自認為對於那些無謂的八卦自己根本沒有澄清的必要,現在看來,當初的以為,似乎是個錯誤。

  「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!」看著低下頭在自己身體上留下一處又一處印記的學長,他清楚的說著。

  「別做無謂的辯解了,你只是不想承認,交給我,我會讓你『舒服』的。」「舒服」兩個字,還用著別有用心的語氣。

  「不要碰我!」使勁掙脫自己受控制的雙手,

  「接受我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,你還不懂嗎?」貼近自己的臉看著那張日日夜夜都在勾引自己的臉龐,吐出的氣息噴灑在身下人兒的臉上。

  「放開我!」使勁一推,將眼前化為惡鬼的人推開,自己也因此而滾落床下。

  顧不得因為撞擊而哀號的身體,強撐起自己僅剩的一絲力氣,抓緊自己的衣領跌跌撞撞的逃出那間自己絕對無意沉淪的房間。

  走出房門,看著室外音樂未歇,男男女女或許因為酒精的揮發,也或許因為氣氛的催發,無視他人眼光般的接吻著、摟抱著,有些更直接的早已衣衫不整了。

  「剛紫,你好點了嗎?」

  一隻有如豺狼般的爪子抓來,讓他躲開了。

  不知道對方現下存得是什麼心意,他只知道,自己不該繼續再待下去,抓緊被撕開的領口,頭也不回地奪門而出,只要讓他逃出這扇門即可!

  他的心思是如此的單純,想著只需要逃開就可以將一切拋諸腦後,那些即將發生的,或是已經發生的,都與他不再相關了。

  用著殘存力氣與意志力支撐,走上一片黑暗的黑暗,一個踉蹌,跌坐在地上卻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爬起。

  抖著手,掏出口袋裡的手機,播下按鍵:

  「救我……」

 


======我是沒有後續的分隔線==================

乖,不要問我有沒有後面的XDDDDD
我都快要去找一扇天窗來開了啊~~~~(抱頭)
修羅大大最近好忙,都不想來找我玩耍一下~~嗚嗚Q^Q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傲楓 的頭像
傲楓

傲楓◎ToxicoMania◎

傲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suko
  • 你需要什麼你跟我說啦^^100各uwasa?喂
    T^T我需要你的新刊滋潤
  • 我要一隻堂本剛幫我暖床~~~
    還要一個堂本光一幫我掃地洗碗拖地洗衣服~~
    (直接被阿光從21樓丟下去)

    傲楓 於 2011/06/14 10:07 回覆